共有 1985

梅兰妮嘟了嘟她粉红色的嘴唇,下车前在后视镜裏迅速检查了一下化妆。她
走过热烘烘的人行道,走近那家法国咖啡馆时,她那条及膝的黑色裙子在大腿上
轻轻地拂动。入口两边都有一个绿色的带栅栏的露台,但是没有客人坐在那裏。
梅兰妮累坏了,一个下午的购物和娱乐,还去了美发沙龙和水疗中心,她需要美
食来安慰饑肠辘辘的胃。梅兰妮决定去她听说过的新开的咖啡馆。据说菜非常美
味,厨师也是法国人,他被公认爲是一位美食大师。

  梅兰妮非常满意,菜的味道很好,加上好酒。梅兰妮很放松,享受着她的晚
餐和餐厅的优美旋律。她放空思绪,想到了工作、爱好和她的猫。

  当她吃完后,服务员给她送来了账单,他的微笑中带点紧张,梅兰妮感到有
些困惑。她从钱包裏拿出信用卡,递给服务员,看着他离开。

  过了一会儿,服务员又出现了,脸上露出一副不安的表情。

  「对不起,小姐,你的卡好像有问题。如果你愿意的话,经理会私下和你沟
通,不会打扰到其他客人。」

  梅兰妮惊讶的张大了嘴。「我不明白我的卡怎麽了。我有很高的额度。嘿,
我今天已经用过那张卡好几次了!」

  「我明白,小姐,但是请你跟我来见见经理好吗。相信可能只是一场误会。」
服务员伸出手来,请她跟着他走。

  梅兰妮迅速点了点头,收起了钱包。服务员没有把她的卡还回来,她想把卡
拿回来,打电话给信用卡公司的客户服务号码。她笑了笑,当然,这只是一个小
错误。

  服务员带着梅兰妮绕过餐桌,其他顾客在看着他们,尽管他们什麽都不知道,
她还是感觉到那些目光在盯着她。她的脸涨得通红,她快步跟上服务员,几乎迫
不及待。

  前面是通往厨房的巨大的活动门,门上两个磨砂的玻璃圆圈射出刺眼的光照,
与樱桃木镶闆门形成鲜明对比。随着梅兰妮越来越近,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香味,
如果不是她刚吃饱了,那香味会使她分泌口水。

  服务员推开门,梅兰妮跟着他走进热闹的厨房。梅兰妮犹豫了一下,因爲各
色各样的厨师、帮工、洗碗工和侍应生都暂停了一下,盯着她看。她又一次满脸
通红,好像这些人正以一种饑饿的方式看着她一样。

  她摇了摇头,转向服务员,「拜托,让我和经理谈谈。我会给我的信用卡公
司打电话,把事情弄清楚。」

  服务员轻轻地笑了笑,点了点头。「请这边走。」梅兰妮跟着那个男人穿过
厨房,走过一张巨大的木制屠宰台。一大堆各种蔬菜正被清洗和去皮,準备煮熟
或生吃。她的鼻子再一次被香味戏弄,炉子上有一锅美味的冒泡混合物,用香草
和橄榄油调味。

  但厨房的分心并没有使她放慢脚步,她和服务员走到厨房一侧的一扇不显眼
的门前。服务员敲了两下,然后又敲了一下,门咔嗒一声开了。梅勒妮看到裏面
有两个人,一个穿着白夹克,戴着帽子,另一个穿着黑西装。戴帽子的厨师坐在
一张大橡木桌的角落裏,双手摆弄着一卷绳子,脸上露出笑容。他那乌黑的短发
很干净,有点灰白,当他向梅兰妮微笑时,胡子向上卷曲。梅兰妮笑了笑,礼貌
地点了点头。

  另一个人像一个健美运动员,他的身材高大,全身鼓鼓的肌肉。他消无声息
地站在她身后,紧挨着门。梅兰妮睁大了眼睛,猜测这个男人除了泳裤外什麽都
不穿会是什麽样子。她看了看两个男人,想知道事情解决后该把名片留给哪一位。
服务员把门在他们后面关上。

  「你好,小姐,我是大厨。希望你吃得愉快?」厨师的口音很明显。

  「the」这个词的发音听起来更像「zee」。梅兰妮笑了。

  「哦,是的,先生。这顿饭真好吃。我对我的信用卡有问题感到非常抱歉。
如果我能把卡拿回来,打个电话,我想我能解决问题。这可能只是一个技术故障。
你知道偶尔难免有这样的事情。」她滔滔不绝地说。

  大厨又笑了。「噢,我当然知道。这是你的信用卡。」他拿出一张卡片,梅
兰妮走上前去拿。当她伸出手时,服务员和健美运动员突然抓住了她的每一条胳
膊,紧紧地抓住了她。

  「什麽……」她开始说。大厨向前倾身,从夹克口袋裏拿出一张白色的大餐
巾,塞进梅兰妮的嘴裏。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狠狠地踢了一下白衣厨师,但
健美运动员伸出来一条腿,踢到这条粗腿的感觉还不如踢墙。

  「现在,现在,亲爱的,我们马上就来讨论你的付款问题。唐纳德?」

  健美运动员移到梅兰妮后面,抓住她的双臂,紧紧地抓住住梅兰妮。他把她
转过身来,把她的胳膊推到背后。厨师拿起绳子,很快就开始捆住梅兰妮的手腕。
梅兰妮想知道这位冷酷的厨师对她有什麽想法时,眼泪涌上了眼眶。她会付钱的!
她知道她可以!

  一分锺后,她的手腕紧紧地绑在一起,棕色的麻绳迫使她双手被固定在她的
脊椎底部。不自然的姿势使她胸部向前挺出。服务员递给厨师一把巨大的雕刻刀,
梅兰妮顿时惊慌失措,厨师割断了多余的麻绳,递给服务员。服务生把绳子勒在
梅兰妮嘴裏的餐巾上,绑在脑后。

  服务员和健美运动员一起走到梅兰妮旁边,每人用一条腿别住梅兰妮的腿。
当厨师拿着刀走近时,健美运动员紧紧抓住她绑着的手腕。

  「别担心,亲爱的,这把刀不会伤害你的。」他用惊人的掌控力把梅兰妮的
衣服划成薄片,飘落在地,没有伤及肉体分毫。

  梅兰妮的眼泪从脸颊上涌了下来,男人们凝视着她戴着花边胸罩的乳房。她
厌恶地看着厨师研究她的体形,仿佛在研究这只鹌鹑的美味和丰满程度。

  「伙计,你选得不错。」厨师笑着对服务员说,「看看她的曲线如何完美?
哦,选择得很好。」厨师拿刀像黄油一样划过胸罩。

  梅兰妮呻吟着,感觉胸罩消失了,厨师把残破的胸罩拉开。她的胸部虽然很
大但非常坚挺,离开胸罩也没有什麽变形,当她的乳头变硬时,她尴尬地脸红了。
她感到两腿之间有一丝潮湿。

  厨师继续用刀,很快她就感到胸罩的最后一条带子被切断了。就在那时,疯
狂的厨师把刀从内裤的两边滑了过去。

  「甜心,不要动,因爲我不想把你划伤。」厨师小心地操作着说到。梅兰妮
被吓住了,让厨师轻易地把丝绸内裤割下来。那人退后一步,欣赏着她裸露的身
体。

  「亲爱的,你有了不起的身体!」厨师转向服务员和健美运动员。「她已经
準备好了,带她去厨房。」梅兰妮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在办公室裏被强暴一直是
她的性幻想,但在全体员工面前被人强暴和羞辱?她摇了摇头,在堵住她嘴的餐
巾后面尖叫着。

  健美运动员拖着梅兰妮,服务员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她转动眼睛,发现整个
厨房的工作人员都看着她。他们看起来像饿极了,梅兰妮新的眼泪涌了下来,把
勒在嘴上的绳子浸湿了。健美运动员把她拉到她之前经过的屠宰台前,把她推到
狭窄的一端,强迫她趴下,直到她的胸部紧贴在木头台面上,她的屁股向后拱起。

  她感到手抓在脚踝上,腿被拉开了。更多的绳子缠在她腿上,她意识到服务
员和其他一个厨房帮手把她纤细的腿绑在桌子腿上,她现在最私密的地方完全敞
开。

  「亲爱的,你能把上半身擡起来吗?」厨师问。

  梅兰妮只是趴在那裏,完全绝望,没有任何反应,眼泪滴在沈重的木头上。

  厨师笑了,「你当然可以。当我们需要你这样做的时候,你会做的。」他转
向其他员工。「继续你们的职责。这只不过是爲客人準备的普通饭菜!」

  梅兰妮腿被捆在桌子上,看着洗碗工饑渴地扫了她一眼,她的身体颤抖着。
她的身体趴在桌子上,她的脚仍然穿着之前的无趾高跟鞋,被绑在桌子腿上。她
知道自己可以从桌子上擡起上半身,但是那样她的胸部就会完全暴露在所有人眼
裏。

  突然,她感觉到一根绳子绑上她的手臂向上拉,她被拉起来差不多15厘米
后,绳子不动了。她现在裸露的胸部在所有人面前自由垂下,勃起的乳头离木桌
只有几厘米。

  「现在,现在是时候了,小姐,请不要紧张。我们要开始操作了。」厨师轻
轻地说。

  厨师开始对他的助手说话,声音柔和,梅兰妮试图集中精力听他说的话。

  「不,不。她很完美。看看这些曲线,以及她的身体反应。相信我,我的朋
友。当然!不,我们必须先把原料冷却。」厨师走了几步,向厨房另一头的一个
男人示意。「卡洛斯!快点,请把托盘从冰箱裏拿出来!」

  梅兰妮看着一个肤色黝黑的人,显然是卡洛斯,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推开,一
股冷风吹过厨房。梅兰妮感觉到鸡皮疙瘩在她的胳膊和身体两侧升起。卡洛斯拿
着一个看起来像涂了霜的饼干盘回来了。他端着它越来越近,梅兰妮紧盯着他。

  厨师微笑着,从卡洛斯手裏拿过托盘,转向她。梅兰妮开始挣扎,健美运动
员的手紧握着她的肩膀,从后面紧贴着她的屁股,把她强行拉了起来。

  她惊恐地看着厨师放下盘子,金属大盘子裏面是一层银白色的冰,他把它放
在她胸口下面。她感到冷空气从冰上升起,她颤抖着,她的乳头更硬了。

  突然,健美运动员放开了她,她摔倒在桌子上,两个赤裸的洁白乳房砸在盘
子裏的冰块上。她的哭喊声如此尖锐,甚至从餐巾后也能听到,她拼命擡头挺胸,
把乳房擡离盘子。她用力想把身体移开,或者站直一点,远离冰块,但没用。她
的腿被完全固定,上半身半固定,她只能在很小的幅度内移动。因之前沖击的痛
楚和冰冻的伤害,她颤抖着,她的乳头仍然能感觉到寒冷向上飘来,爱抚着她的
胸部,乳头离冰块只有几厘米。

  突然间,她感觉到一种温柔的触摸,她的思想被拉偏了。她的腰颤抖着,缓
慢的手指从她湿润的裂缝中向上滑过,爱抚着她的花瓣。她呻吟着,胸痛,乳头
冻僵,小屄火热的快感涌上心头。

  「太好了。她润滑得很好。请把黄瓜递给我。」她听到厨师说。

  突然,手指被一个又大又硬,又湿又凉的东西代替了。它沖进来,把她灌得
满满的,她以爲屄会被撑破。它在她体内运动,她呻吟着,屁股向后推着正在慢
慢穿透她的植物阴茎。下体的感觉让她无力支撑下去,当她的力量减弱时,她咬
紧牙关,把冰凉的乳房放回冰盘上。

  当灼热的寒冷咬进她的身体时,她感觉到黄瓜往裏推得更深,慢慢地抽插。
她的乳头仿佛着火了,全身发抖。最后,她又站了起来,她的胸脯冻得发白,乳
房上融化的冰水向下滴落在盘子裏。

  当黄瓜在她体内进出时,她闭上了眼睛,感受屄被扩张。她感到自己的身体
有一种无法形容的需要和一种沖动,于是她屁股又向后推,试图把黄瓜压得更深。
她感到身体又累又沈,直到她的乳头再一次接触到冰块。

  她拱起背,再次向上拉起乳房,哭喊着,几乎没有意识到黄瓜被移走了,留
下了一个急需填补的洞。她身体筋疲力尽,她再次掉下,她无力再把自己擡起来。
梅兰妮现在每只乳房的一半暴露在温暖的空气中,其余的部分包括乳头浸泡在冰
水混合物中。

  梅兰妮心裏充满绝望,她的胸部在寒冷中麻木。她的屄突然感到刺痛,一个
很薄的手指长的物体深深地插入,手指把它推进深处。一个又一个的物体滑进了
她的身体,慢慢地填满了她的体内。她意识到那是切好的胡萝蔔、南瓜、西葫芦
和其他蔬菜,正在推进她的屄,浸泡在她的爱液中。

  「很好,她的胸部现在已经做好了。请把她拉起来。」厨师对健美运动员说。
「腌泡汁呢?」他喊道。

  梅兰妮几乎没有注意到手把她往上拉,她的可怜的乳头甚至对一丝空气都很
敏感。她尽量转过头,看见厨师向另一个人示意。另一个和之前冰块盘子类似的
金属盘放在台面上,比之前的更深。梅兰妮看着那个人把炉子上的一个锅裏面的
酱汁倒进盘子,酱汁裏面点缀着绿色和红色的香料。

  厨师拿起托盘,把它端到屠宰台上,微笑着,像一个艺术家对他的作品感到
满意。热的蒸汽从盘子裏冒出来,他把它放在台上,放在她旁边。她看着他把一
根手指蘸进酱汁裏,尝了尝。他弯腰在她耳边低语。

  「这是我的特别腌泡汁,亲爱的。我希望你会喜欢的。它主要成分是最好的
冷榨橄榄油,在月光下被处女们踩出来。」他的眼睛有笑意。「我当然是开玩笑。
我相信是意大利的某台机器榨出来的。但是,我们必须放纵自己的小幻想,是吗?
小姐,别担心,因爲腌泡汁不太热,只不过是你自己洗澡时的温度而已。」

  厨师把把冰盘子拿开,把新盘子放到她乳房下面。梅兰妮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头一波热浪在她那仍在滴水的冰凉乳房上凝成水珠。当冰冷的乳房被加热时,她
感到一阵刺痛。厨师说就像是温暖的洗澡水,她觉得她好像被置于沸腾的熔岩上。

  健美运动员向下按,梅兰妮又尖叫起来。她的胸部陷进了黑油裏,越来越深
地往下压。与之前冰水不同,这个盘子更深,腌泡汁淹没了她的整个胸部,触摸
着乳沟。她试图站起来,但健美运动员把她压住了。

  梅兰妮的眼泪涌出,因爲她的胸部在热和疼痛中跳动和刺痛。她的乳房在热
油中煮熟时,乳头痛得很厉害。她紧闭双眼,喘着粗气,在恐怖中颤抖。她已经
无法思考,身体按照本能行事。她的屄突然感觉湿透了,她渴望那些体内的蔬菜
能动起来或是更深地扎下去。当她的胸部适应温度时,她开始扭动腰部。

  「我的朋友们,是时候把她煮熟了。我们都会轮流来。皮埃尔!请把烤炉的
桨拿来。」梅兰妮的眼睛再一次睁开,看着那个人从烧木头的炉子旁边的墙上取
下一个很大的木桨。它的桨面很大,类似烤面包或者比萨用的,1米多长。皮埃
尔把它带到厨师面前,微笑着,厨师从梅兰妮身边走开,示意皮埃尔开始。

  梅兰妮使出吃奶的劲拼命挣扎,如果健美运动员没有把她按住,腌制托盘估
计会被从桌子上打下来。木桨用力挥舞,攻击了她的屁股,落点刚好在她那被蔬
菜填充的屄上。第二次打击更用力,她在紧按着她的钢铁般的手下面颤抖和抽搐
着。

  皮埃尔笑着走开了,厨师又向前示意。下一个接着又打了两下,屁股激起了
新的涟漪,从她被打的屁股一直到胸部都在颤抖。另一个厨师的助手走上前来。

  梅兰妮很快就数不清挨了多少记了,她的屁股的温度很快就超过了胸部的热
量。她能感觉到蔬菜被打击得上下滑动,在屄口的蔬菜被打碎打入深处。只有两
次,厨师要求停下来,重新插入一根掉落的胡萝蔔或一片西葫芦,然后继续。梅
兰妮渴望地呻吟着。

  「嗯……」厨师哼了一声,把手指放在她红肿的屁股上。「她已经很熟了,
不过还是有必要检查一下她的体温。」他转过身来,朝其中一个厨师挥了挥手。
「迈克尔,拜托。肉类温度计。」

  梅兰妮感觉到她屁股被张开,然后一个很冰的金属探针慢慢地压进了她的肛
门。她肛门收缩试图抗拒它,她的屁股还在燃烧,金属探针持续进入,越来越深。
它停了下来,在她裏面放了一会儿,厨师才拿走看了看说。

  「没完全熟透。还需要三下。」他宣布。

  厨师拿起桨,迅速有力地打击梅兰妮的光屁股。当厨师完成最后一下时,她
的身体继续跳她那急促的舞蹈。她泪流满面,然后她感到一阵凉意在她红肿的皮
肤上流淌。她意识到厨师在往屁股上抹油。

  「只是黄油,亲爱的,只是黄油。」厨师说。

  当健美运动员放手时,梅兰妮颤抖着。然而,她并没有马上爬起来,她的身
体已经精疲力竭,胸部也没有那麽热了。他们让她躺在那裏,裏面塞满了蔬菜,
她的胸部浸在加香料的油裏,她的屁股还在忍受着火辣辣的煎熬。

  几分锺过去了,她睁开眼睛,擡起头环顾四周。厨房的帮手们都忙着,每一
个人都仔细準备了一些特别的菜看一眼订单,清洗各种锅碗瓢盆,每一个人都抽
空都津津有味地看她煮熟的身体。突然,厨师的脸出现在她面前,微笑着。

  「啊!!!小姐在上菜前準备好了最后的準备工作!她已经被冷冻、填塞、
腌制和煮熟了。只剩下穿肉釺了。」

  梅兰妮被他的话吓得僵硬了。厨师转过身来,指挥另一个助手打开了一个柜
台的门,从裏面又拿出了一个之前一样的金属托盘。梅兰妮使劲向上看,裏面是
什麽东西,她那可怜的乳房现在还能忍受什麽呢?

  厨师把托盘端到她眼前时,她吓得睁大了眼睛。成百上千的小钉子散落在金
属盘上,每一个钉子又短又尖。她猛地跳起来,厨师把金属托盘放下,让健美运
动员再一次抓住她的肩膀。

  「现在,现在,亲爱的,你不用害怕。这些针太短了,不会刺穿你娇嫩的皮
肤。它们只会温柔地对待它。嫩化后的肉捏起来更好吃。不会留下痕迹。我可以
向你保证,亲爱的。」厨师说。

  当厨师把新的托盘滑到她下面,把腌料推到一边时,健美运动员把她轻轻向
下按了一下。这一次,她已经做好了心理準备,她的身体下降到乳头刚刚接触钉
子的程度。油从她胸口滴下来,彙成一片芳香的沼泽地,在香料中闪闪发光。他
们心知肚明这种姿势她坚持不了多久,他们都看着她,没有人碰她。

  几分锺后,她慢慢地,轻轻地把自己放低,自愿地把她的胸部放在锋利的小
长矛上,她的胸部因痛苦而颤抖。她的屄紧握着,挤压着蔬菜,数以百计的针深
深地扎进了她的乳房。

  她又一次擡起头来,试图让乳房摆脱那些小钉子,但已深深插入乳肉,无法
掉落。她一次又一次地因疲惫掉下来,因痛苦站起来,几乎把每一根都刺进她那
被虐待的乳房裏。她的腰抽搐着,颤抖着,直到她静静地趴在台上,她的胸部挤
在托盘裏,裏面嵌着无数闪闪发光的小星星。

  梅兰妮感到背上的绳子被解开了,她的身体被提起站立。厨师拿起一把大刷
子,拔掉她乳头上的尖钉,然后抓住乳头拎起一只乳房。厨师开始用刷子扇她可
怜的乳房,直到把上面的大约50根左右的钉子扇落爲止,接下来是另一只。梅
兰妮身体发抖,她强忍着没有哭出来,也许是因爲眼泪已流干。她的眼睛向下扫
了一眼,看到了她的胸部,她疲倦地注意到,尽管被这样残忍地对待,乳房上没
有血迹。她的胸部还是被腌泡汁染得黑黑的。

  当她被放在马车上的银盘子上时,健美运动员把她向后拉,她几乎没有反抗。
手腕松开,头无力地垂下,她的手臂感觉像铅一样。

  她的心尖叫着要她站起来逃跑,但她的身体没有反应。她仍然能感觉到裏面
塞满了蔬菜。

  服务员和健美运动员又开始把她绑起来,这次她的胳膊被举过头顶,这对她
酸痛的肌肉来说是一种受欢迎的伸展。她的腿向上推,膝盖分开,绑在盘子的两
边,高跟鞋的鞋底放在一起,然后绑在一起。

  厨师拿起两根塑料条,每个宽5厘米,长15厘米左右,把每条弯曲形成两
个环。他把每一个都放在梅兰妮的一个乳房上,然后抓住乳头把乳肉拉进环裏面。
一个汤锅被端上来,热气腾腾的酱汁浇在环裏,酱汁填满了每个圈,梅兰妮的乳
头勃起像小岛矗立在海洋中央。

  梅兰妮能感觉到身体周围和两腿之间还有别的盘子。有些热,有些冷,但对
她的身体没有任何影响。她的胸部被酱汁加热了,感觉很热,但没有烫伤。

  「太棒了!」厨师喊道。「把她盖起来,把饭送到特别包厢。我们的客人二
十分锺前已经到了,」他俯身对着梅兰妮的脸。「适当的饭菜一起上,食材在适
当的时候準备好。这就是我的秘诀,亲爱的。」厨师向服务员挥手,催促把车移
走。

  一块白布盖在梅兰妮身上,她感到餐车在移动。餐厅的门打开了,她能听到
客人的低声说话声、叉子敲击瓷器的叮当声、玻璃杯和冰块相撞的叮当声。由于
感觉太丢脸了,梅兰妮没有呼救。当另一扇门打开,取而代之的是几个男人的声
音,她脑子裏一片混乱,考虑是否应该喊叫引起用餐者的注意。

  布被拖走了,梅兰妮擡头看着服务员。他和健美运动员把盘子擡到桌子上,
梅兰妮看见私人聚会上的用餐者在毫无掩饰的渴望中凝视着她。蜡烛点着,轻柔
的音乐响起。

  「这就是我所说的完美一顿饭!」一个声音说。「请告诉厨师他是个大师。」

  服务员鞠了一躬,「当然,先生。我将转达你的谢意。我们的厨师是个艺术
家。先生们,祝用餐愉快。」

  二个小时后,服务员帮梅兰妮从盘子上下来,她的胳膊和腿酸痛,她的粉红
的花朵裏已经没有切碎的蔬菜。无数的叉子伸进她的小屄,叉上蔬菜蘸乳房上酱
汁。她的乳头被吸吮的红肿,头发被汗水打湿的一缕一缕的。服务员把她领到一
个大的洗浴间,轻轻地把她推入一股温热的细雨中,洗掉了腌料、调味汁和脸上
的精液。

  梅兰妮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听从服务员的照顾,甚至让他沖洗干净小屄和直肠
内的精液。她跟着他,披上毛巾,走进办公室,他给了她一个打蝴蝶结的纸闆箱。
她打开发现了一件新衣服,优雅,性感,而且非常昂贵,有配套的鞋子,长筒袜,
甚至还有一条低帮丝质内裤。服务员帮她穿上衣服,拉上后背的拉链,甚至帮她
戴上闪闪发光的耳环。这一切都很完美,她的形象重新非常精緻。

  最后他递给她一个新钱包,裏面装满了她自己的东西。它是非常高档的皮革,
和她裙子上的水钻相配。最后,服务员递给她信用卡和她的账单。

  「向你緻意,小姐。厨师表示你的账单已经被特别的方式付清。感谢你的光
临,我们希望你能给我们提出建议帮助我们改进。出于我自己的私心,希望你以
后能回来参加另一个约会。」他笑着说。「现在,让我给你带路。」

  梅兰妮跟着服务员走出办公室,经过之前的大屠宰台。它已经被清理掉了上
面的麻绳和腌料,在角落裏準备了一批新的蔬菜。

  服务员推开厨房的门,梅兰妮走进餐厅。食客们惊讶地张大了嘴,惊讶地看
到从厨房裏冒出来的闪闪发光的美丽女郎,低语声消失了。她的衣服在灯光下闪
闪发光,餐厅裏无数的男人希望他们认识这个漂亮性感的时尚女孩。

  梅兰妮不理他们。她的身体由于经曆太多的高潮,处于一种冷漠的状态。她
跟着服务员穿过餐厅,无视男人们,甚至一些女人们饑饿的目光。当她走到门口
时,她注意到大厨正匆匆忙忙地走上来,脸上带着微笑。

  「小姐?我很高兴一切顺利。我们很高兴请你吃饭。事实上,我们希望你能
有时间再来。」他突然停下来,向前倾身,顽皮地咧嘴一笑。「不过,我想问你
对甜点感兴趣吗?」

  梅兰妮停顿了一下,她的脸变得难以琢磨,法国大厨朝她微笑。她又感觉到
一种奇怪的感觉,来源于她内心深处。她笑了,眼睛期待地闪闪发光。

  「先生,我想留下来吃甜点。」

                (结束)